“解锁趴睡”是恶魔,但我们是否要把“婴儿睡眠引导”一棒子打死?

睡眠训练到底是否有必要?对孩子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

备受争议的“费伯法”到底是鸡肋还是有科学道理?

到底该如何拯救孩子/大人的睡眠?

下面我们就跟着小马君一起了解更多关于婴儿睡眠的研究,看看费伯被喷是冤大头还是真活该?

本文干货

❶不管是教条还是一味否定,都是不正确的

❷费伯法不等于哭声免疫,也没有建议趴睡

❸尊重孩子睡眠规律,关照孩子个体特点

❹ 花式哄娃睡觉,关键在父母用心

其实我不太喜欢“睡眠训练”这个说法,总感觉像是要强迫孩子做什么。这可能是翻译上的问题,我更喜欢把帮助孩子更好睡眠的方法,叫做“睡眠引导” ,所以下面我会统一使用“睡眠引导”来代替所谓的“睡眠训练”。

一套完整的睡眠引导包括的内容太多了:婴幼儿睡眠特点、规律作息、清醒时长、睡眠信号、睡前程序……当对这些有了充分的了解,家长就可以根据自己家里的情况和孩子独特的性格需求,用自己跟孩子都接受并且安全的方式,慢慢调整,以使孩子尽量睡得好一些。

因此网络上对睡眠引导的全盘否定,在我看来是相当不妥的。尤其是某些公号,在并没有明确针对哪种睡眠引导方式情况下,就直接开始“炮轰”,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因为这不仅会使一部分真正受到婴儿睡眠困扰的父母放弃求助,还会把一部分真心在为婴幼儿睡眠做研究的人的努力抹杀掉。

在西方社会,最有名的睡眠引导法就是费伯法,上学的时候我就研究过,还读过他本人的原著《Solve Your Child's Sleep Problem》。

费伯睡眠引导法(也称渐进等待法,或间隔法),适合7个月以上的宝宝 。简单来说,是指在预设的时间间隔内持续check你的宝宝,但不要喂他们或摇晃他们入睡。

在完成你的就寝程序后,把宝宝放在婴儿床上,离开房间,等待特定的时间(比如一分钟)。然后走进去,用“妈妈爱你”这样的话安慰宝宝,或者用抚摸或轻拍。持续离开、回来检查,同时增加时间间隔,直到大约10或15分钟,然后继续到宝宝睡着。

这种方法可能需要一周的时间才能奏效。如果不管用,父母可以换别的方法。

这里要特别说明的是,我阅读的是2006年第二版,第一版于1985年就问世了,至于为什么会有第二个版本,费伯本人在序言中做了详细的解释。

费伯说,第一个版本问世的时候,很多读者对他介绍的方法产生了误解。他特意强调,写书的初衷是帮助父母理解孩子自然睡眠的规律,只有当你彻底理解了自己孩子无法入睡的原因,才能找到最符合自己理念的哄睡方式。 同时他本人表示非常遗憾,自己的本义被很多人和机构妖魔化了。

但是更让人遗憾的是,为了消除误会而产生的第二个版本,依旧没有让费伯法逃脱被误会、妖魔化的命运。

比窦娥还冤的费伯法,谣言你信了几个?

01 哭声免疫法 ≠ 费伯法

我从骨子里是反对“哭声免疫”的,因为从名字上就知道这违背了孩子的正常发展规律。而不少文章在介绍费伯法的时候,还专门加上了一句“也称为‘哭声免疫法’”,这实在是大大的误会。关于这一点,费伯在第二版序言里专门强调过。

他说,他在书里面介绍了那么多科普类的信息,也列举了很多方法,可是人们还是简单又粗暴地认为他的方法就是把孩子放在那里哭,不要管,甚至直接总结为“cry it out” (哭声免疫),这个是非常不正确的理解。

虽然无法亲自访问老爷子,但从这些字句里也能看出他心里有多不爽。

事实上,费伯根本就没说过孩子哭完全不要管。相反,他一直强调,孩子哭是需要反馈的,只是在反馈的频次上以及分辨孩子是真哭还是假哭上,需要父母在充分了解和观察之后,做好区分。 最重要的原则是不要人为去破坏孩子的睡眠规律。比如,害怕孩子饿着,一定要每隔两个小时喂一次夜奶等。

02 趴睡≠费伯法

因为“趴睡事件”很多人知道了费伯法,也简单地就认为费伯法提倡趴睡。

事实上,在书的第三章节,费伯就明确表示,反对任何的趴睡姿势,孩子必须sleep on the back,也就是仰着睡觉。

03 冷血虐心≠费伯法

提起费伯法,很多人想起来的都是必须要让孩子独立睡觉、孩子哭了也不能抱等,看起来每一个字眼都是冷冰冰的。

但事实上,费伯才不是什么冷血专家,他一直很重视睡眠规律和孩子的个体差异。

在书的前几章里,讲的基本都是孩子的睡眠规律。他阻止的不是拥抱哭泣孩子的父母,而是那些不顾孩子睡眠规律,强行打破孩子睡眠周期的父母。

在书中的多个章节里,费伯都提到了要关注孩子本身,强调如果孩子出现了害怕或者恐惧一定要及时停止这种方式,并且详细和读者分析了睡眠伴随恐惧可能产生的危害。他甚至不反对让部分孩子co-sleeping,也就是和父母一起睡。

书特别的长,有400多页。但即便只是扫读一遍,相信很多父母在看完后也应该能有自己的判断和感受,像我就对其严谨的学术态度印象深刻,同时感触也很复杂:

① 费伯真的很专业,把每个章节都尽量写得浅显易懂。

② 他真的挺冤枉的,被那些别有用心没有仔细读原著,想要赚快钱的人和机构害了。

但这就意味着费伯法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吗,可以完全照搬吗?

也不尽然。这世上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完美育儿法,虽然费伯法有很多支持者和成功案例,但学术界对费伯法也有争议。费伯法是否适合你家宝宝,跟其他的睡眠引导方式一样,都是需要自己判断的。

下面我就把正反面观点整理出来,大部分来自密西根大学Gwen Dewar(格温·杜瓦)博士,他在Parent Science(《父母科学》)发表过多篇关于费伯睡眠法的文章,帮助大家更客观地认识费伯法,同时也可能会对大家找到适合自家的睡眠引导法有所启发。

费伯法的真相

1 费伯法不适用于6个月以下的孩子

最大的顾虑就是会有安全隐患。因为6个月之前的宝宝基本不会假哭,他们一定是有具体的需求,饿了、尿了或想睡觉了。

这个时间段也是父母最难熬的时间段,大部分父母晚上没办法睡整觉,2-3个小时就得醒一次。不过随着孩子年龄变大,睡眠周期会逐渐稳定。

2 费伯法不适用于那些容易恐惧的孩子

费伯在自己的书中也写了,父母一定要关注孩子的恐惧情绪。如何判断孩子是否恐惧呢?

靠父母的细心观察,比如一放到婴儿床里孩子就开始抽搐,甚至会吐东西,脸色发青,那就是很容易恐惧的类型,就不能使用这个方法。

3 费伯法并不能作为孩子睡眠问题的治疗方案

这点是费伯在原著里写的,他想要做的是帮助父母了解睡眠规律,理解孩子的睡眠特点。

如果孩子真的有睡眠的问题比如说白天不敢睡、做噩梦、睡眠紊乱、睡眠呼吸急促、半夜惊醒等,一定要去医院得到专业的帮助,不要擅自把费伯法作为治疗手段。

4 费伯法的积极影响:解放父母,提升睡眠效率

大部分研究都发现,使用了费伯法对于提高孩子的睡眠效率以及帮助父母环节焦虑情绪都是有好处的。 比如大部分的孩子更有可能在10分钟之内入睡,孩子在半夜突然醒来的概率变低,父母在接受过费伯法或者看过相关著作之后,感觉到自己对于孩子的睡眠习惯更加了解也更有自信,也降低了自己带娃的压力。

5 费伯法的负面影响:可能引起分离焦虑

负面影响主要集中在对于孩子本身压力的研究。由于成人在反馈孩子哭泣上不够及时,孩子对父母的依恋以及信任程度可能会降低,同时这也会引起一部分孩子的分离焦虑情绪,增加孩子本身的压力(当然也有人质疑这个结果,因为研究本身确实没有很好的排掉其他因素,并不一定是费伯法造成的)。对于长期是否有危害,目前还没法判断,因为干扰因素太多。儿时的恐惧的确会对人产生长期伤害,但无法确定恐惧就一定来源于费伯法。

我在仔细研究“睡眠引导”后,认为我们不应该因为“芝士小馄饨”犯的错误,而轻易就全盘否定“睡眠引导”这件事。如果家里有一个饱受睡眠困扰的孩子,导致全家人都日夜颠倒,整日疲惫不堪心力憔悴,可能这时,一个科学合理的睡眠引导就是全家人此时的救命稻草。

网络上最不缺各种理论了,感兴趣的话,大家可以重点研究下费伯法,它之所以可以成为最主流最受欢迎的睡眠引导不是没有道理的。

除此之外,如果孩子只是简单的“入睡困难”,或者是6个月以前不适合费伯法的婴儿,这里我也想分享一些帮他快速入眠的小技巧,各位父母们也可以一一试起来,找到适合你们的那一款。

花式哄睡大法,解放父母

✍白噪音法

白噪音可以掩盖其他噪音,减少外界刺激,有助于宝宝睡眠。

✍轻拍哄睡法

轻轻拍动孩子背部,再配合摇晃婴儿床,孩子离梦乡就不远了。

✍对视哄睡法

和孩子深情地对望,动作很简单,却能让孩子安全感满满,放心入睡。

✍爱物哄睡法

找到触动孩子睡眠开关的物品,可能是毛巾,也可能是玩具,看到它,孩子就能安然入睡。(注意,看着孩子入睡后,一定要把毛巾之类有可能引起窒息的物件拿走;一岁以前的孩子睡觉时床上不要放任何东西。)

上面这些哄睡方法,都是一线妈妈们的真实分享。

当然,每个宝宝都是不一样的,好不好用,只能让父母们实践当中出结论。但不管用什么方法,相同的是:

让宝宝更专注;

让宝宝有安全感;

让宝宝很舒服。

具备了这三点,总能找到适合哄娃睡觉的法子。也欢迎大家推荐在你家屡试不爽的哄睡方式。

【我们发这篇文章,目的并不是去鼓励你用费伯法做睡眠引导,而是想表达一个观点:对某一种理念,无论你支持还是反对,最好都先更深入地去研究一下,而不是基于一些高度浓缩的二手资料就站队。同时,我们也再强调一次,世上少有那种放诸四海皆准的育儿理念;再好的理念,父母也应该根据自家孩子的情况做相应的调整,毕竟,你才是这世界上最了解自家孩子的人。】

参考资料:

Ferber, R. (2006). Solve your child's sleep problems: new, revised. Simon and Schuster.

Mindell JA, Kuhn B, Lewin DS, Meltzer LJ, Sadeh A and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Sleep Medicine. 2006. Behavioral treatment of bedtime problems and night wakings in infants and young children. Sleep 29: 1263-1281.

https://www.parentingscience.com/Ferber-method.html

作者/ 小马君

宾夕法尼亚大学教育学硕士,曾任职于美国最大的早教机构之一的Bright Horizon,拥有扎实理论基础和丰富实战经验。(小马君受常爸之邀,到“常青藤爸爸”公众号开设专栏,每周和大家聊聊科学育儿。)